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有关彩票的书

文章来源:zhanqunjishuduange    发布时间:2019-12-09 10:19:46  【字号:      】

“这方天地新生,时空道友既然为传道之祖,不妨在此住下吧。”元始天王对着时空道人劝说道。“天王好意,时空心领。不过传道仅是一场交易,报酬在吾手中,就不叨扰天王了。”时空道人去意已决,毕竟两者关系已经闹僵了,留下来徒增尴尬。“也罢,时空道友执意要走,我就不多挽留了。凭你的修为,在混沌中几乎遇不到什么危险,但凡事总有例外,你若有什么难处,到这方天地找我就行。还有,既然你并非此间大道生灵,最好不要尝试突破大道圣人。那遮天伞到底能不能瞒住大道,我也没把握。”元始天王没有强留,只是看到时空道人那随时可以突破的境界,又劝了一句。“天王放心,没有万全把握,吾不会尝试突破大道圣人。”时空道人几步踏出这方天地,然后撕裂时空,消失不见。“好不容易才结识的朋友,没想到就此生了隔阂。”元始天王叹了口气,把雪白小兽挪移到手中,从元始大罗天离开,准备好好看看自己亲手开辟的世界。九天之一的赤霞天正值傍晚,赤霞满苍穹,连太阳星透过云霞,洒下的都是赤色阳光。元始天王抱着沉睡的雪白小兽,突然现身在赤霞天。赤霞天有一种族,专以这赤霞为原料,再以秘法神通织就仙衣。这种仙衣处于半神通半法宝的状态,在九天之中颇受欢迎。元始天王现身之时,正好看到这种族的生灵不断穿梭在云层之中,用术法将赤霞熔炼成一缕缕丝线,晶莹剔透,红光闪耀,蔚然壮观。元始天王一步跨出,拦住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一位生灵问道:“我看你们这仙衣不错,不若予我一套如何?”“贵客见谅,我们的仙衣早已售卖完,这一批还得加紧赶制,才能完成与玉林天的交易。你若不急,可等些时日。否则只能与贵客说声抱歉,请你多加包涵了。”这生灵也不着恼,哪怕感觉不到元始天王的境界,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他们可是赤霞天当之无愧的统治者,不仅仅是因为赤霞仙衣只能由他们独产,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族中老祖神通与这漫天赤霞结合,足以灭掉任何大罗金仙。“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元始天王不是胡搅蛮缠之辈,他抱着雪白小兽重新落回地面,消失不见。“我乃空濛一族族长,今日得蒙时空道祖所赐道法,突破大罗金仙,特以祭品供之!礼叩元始天王,造化天地,功德无量。礼叩时空道祖,布道天下,惠及苍生。礼叩苍天大地,容存众生,无有灾劫。尚飨!”元始天王正在赤霞天游览时,突然听到一位大罗金仙的祭祀声。也不知道何时起,当初通天兽的祭祀之言成为这方天地的标准。不论是谁突破到大罗金仙,都要设置祭坛祭祀一番元始天王、时空道祖和天地。元始天王感觉到一股精纯的愿力从那大罗金仙处飘了过来,缠绕在他身边,似乎想钻进他的体内。愿力修行?元始天王屈指一弹,将这缕愿力弹进了雪白小兽体内。从九天依次向下走,元始天王发现这些生灵纷纷以族群为根,为不断壮大自己族群而努力。九天如此,十地如此,那数不尽的小世界依旧如此。“看来这些生灵受时空道友的影响不小啊!”元始天王若有所思。十地之一的东衍大陆,元始天王看着几个不断追逐嘻戏的年幼生灵时,突然伸手拉住其中一位。“你可知道是谁开的天?”“元始天王啊,你连这都不知道?”这幼小生灵看向元始天王的目光就像在看弱智,眼中带着一丝怜悯与同情。看到元始天王把这小家伙拉住问询,其他小家伙一起围了过来,还有一个速度奇快的小家伙趁机逃走,应该是回去求援了。“那元始天王是怎么开的天?”元始天王对小家伙的眼神无动于衷,也对那去通风报信的小家伙不感兴趣,只盯着这小家伙继续问道。“元始天王睡醒了,觉得混沌压在身上难受,所以随手一划就开天辟地了啊。”小家伙的回答让元始天王大笑起来,这答案让他忍俊不禁。“答得不错,这枚果实就算我奖励你的。”元始天王从身上掏出一枚果实,类似青杏,有脱胎换骨之效。看到元始天王把那枚果实交给了这小家伙,其他那些小家伙目光纷纷落到了这枚青杏之上,连咽下口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那我再问大家,传道的是谁?”元始天王又掏出了一枚青杏,然后晃了晃。“时空道祖!”小家伙们各自扯开嗓子回答,一时间乱哄哄地。“那时空道祖如何传道?”元始天王继续追问起来。“分化万千,以一己之力,开启众生道途……”这小家伙正在说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又多出一道身影。“天王,都迫在眉睫了,你还有心思闲聊?”时空道人的话一入元始天王的耳,立刻让他笑了起来。“刚刚察觉到时空细微波动,猜到是你回来了,出了什么事?”“那些怪物汇聚在一起,似乎想来冲击这方天地。吾来通知你一声,尽一尽朋友之谊。”时空道人将这消息一说,元始天王眉毛微皱,进而又舒展开来。“不妨事,它们若来,正好一网成擒。”元始天王对自身有强烈的自信,他可是大道圣人,而且非一般的大道圣人。别说那些怪物来攻这天地,就算不来,他为了这天地,下一步也准备将这些怪物梳理一遍。“你们继续去玩吧!”元始天王微笑着将一把青杏精准地分到每一个小家伙手中后,自原地消失不见。时空道人想了想,同样自原地消失。那些小家伙根本不知道他们手中的这枚青杏到底是什么,有心急地干脆直接一口咬下。谁知那青杏入口即化,这心急的小家伙突然感觉全身骨肉在粉碎,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原来那青杏乃是元始天王在一处小世界发现,察觉到它有脱胎换骨之效,所以顺手摘了些,尝尝味道。如今这心急的小家伙不知青杏的药力,落得生死不知的境地。“你居然敢管闲事?”那怪物本来自元始天王手下逃脱后,就怀着满腹怨恨而来,准备毁灭这方天地,作为对元始天王的报复。“他们尊称吾一句时空道祖,这就是因缘。吾替他们出头,又怎算得上多管闲事?”时空道人趁机将划出一道时空长河,围住整片天地,将这怪物与天地隔离开来。别看这时空长河不宽,但其中不知折叠了多少空间,扭曲了多少时间。时空交错,层层叠叠,坠入其中,只能任时空道人拿捏。感应到这时空长河的诡秘与可怕,这怪物冷哼一声,突然消失。时空道人心中陡然一寒,明明之前还被他神识锁定的敌手,突然消失不见,让他不得不提起心来。“今日这方天地众生吾保定了,你若识趣,最好在混沌中潜藏起来,否则继续在此纠缠,说不得就会把命留在此地!”时空道人对这种隐匿无双的对手同样头疼,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仇敌就潜藏到你身边,然后对你突下杀手。没看到这怪物现身,时空道人不敢有丝毫松懈。莫非他离开了?久不见动静,时空道人心下猜测起来。放松了一部分警惕心,时空道人才有暇用时间倒退神通去观看之前那怪物到底如何消失的。透过时间倒退神通,他看到那怪物身影突然变淡,然后与四周融为了一体,但还是没看到他如何离开。或许,他当时并未离开原地?时空道人心下一震,一道神通透过指尖,顺着时间倒退的神通,朝着那个正在变成虚影的怪物点去。就在时空道人快要点中的一刹那,怪物居然未卜先知一般扭转了身形,避开了这一指,然后完全消失。等时空道人再度用时间倒退神通去追溯他的踪影时,居然发现过去再无这怪物的踪迹!是谁将这怪物的过去完全抹除了?时空道人突然一寒,这怪物难道也精通时间之道?“时空道友,原来是你替我在守护这方天地,多谢援手!”正当时空道人准备将时空之道彻底显现,然后看看那怪物是否精通时间法则时,元始天王突然现身。“这方天地众生既然尊吾一声时空道祖,那他们有难祈祷于吾,吾又岂能见死不救。既然天王回归,那这方天地就用不着我来守护了。只是你需要小心,之前吾看到的那怪物,修为乃半步大道圣人,擅长隐匿,怀疑他同样精通时间大道。”时空道人说欲告辞,但并未离开,围住天地的时空长河也未撤掉。“你说那是量劫气息,所以我将它们凝聚成一颗劫气珠。然后找到了这群怪物所在,除了领头的这怪物逃脱,其他尽皆被我诛杀。当时他在我面前逃遁时,同样悄无声息。连我这大道圣人的神识都能隐瞒,时空道友贸贸然回去,恐怕会被他趁机偷袭。不若道友暂时在我元始大罗天休整,待我除了他后,再回混沌玉石岛?”元始天王拿着那颗劫气所化的珠子把玩着,将混沌一行简单说完。“不用,他与吾修为相若,吾杀他不易,他杀吾亦难,若与吾缠斗,天王一来,就是他的死期。”时空道人婉拒了元始天王的挽留,然后伸手准备撤掉时空长河。“之前那怪物向我透露,说这劫气貌似是他们从你们那方大道盗过来的,也许他知道去你们那方大道的途径。”元始天王这句话一出口,时空道人蓦地盯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哪怕他刻意装作平静,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真的知道?”时空道人对着元始天王问道。“这是他亲口所说,这劫气珠送你,你看看到底是不是你们那方大道的气息。”时空道人接住元始天王抛过来的劫气珠,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越看越觉得那劫气有几分熟悉。“或许是吧,吾也不大清楚。事不宜迟,既然这怪物不现身,那我门就逼他现身!”既然得知这怪物知道如何回归的道路,时空道人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冷静,时空道友!”元始天王猛地一喝,让时空道人回过神来。他失态了!这种状态之下,他若真与那怪物遭遇,恐怕会被其直接灭杀。“多谢天王,听到回归的消息,一时激动,居然忘了修行大忌。”时空道人彻底恢复了以往的云淡风轻,那种淡定从容的态度,让元始天王暗自点头。这种状态之下,时空道人修为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到时候与那怪物交手,也是赢面居多。“天王,不若吾用混沌无量塔将这方天地装进来,待解决了那怪物,咱们再将其放回原处?”考虑到那怪物的修为,一旦交起手来,这方天地极可能不得保全,于是时空道人向元始天王提议道。“若用收到灵宝的方式来避开劫难,这方天地成长起来又有什么意义?就让他立在混沌之中,我会尽力守护祂。但祂真的被毁,那也是祂命该如此。介时,我会在祂的基础上,重开天地,再造众生。”元始天王冷静地说道,话语却出人意料地残酷。“也对,一方大道之下,有无数世界,但终究只有一个能成为主世界。倒是吾想差了,不历此劫,这方天地又如何能确立自己的地位。”时空道人听到元始天王的话,立刻明悟。普通生灵有普通生灵存在的意义;他们这些神魔有神魔存在的意义;天地有天地存在的意义;或许连大道都有大道存在的意义。只是没到一个阶段,不知这个阶段的考虑。如果作为这方天地的众生,知道他们的创世之神和传道之祖的选择,恐怕会有崇敬转为愤懑。但元始天王要考虑的是由他开辟的世界,必须成为这方大道的主世界,承载这方大道的气运。而有大道垂青的气运,这方世界的众生才有不断突破的可能。一方天地能容纳的修为是有上限的,比如时空道人的混沌无量塔中那大千世界,若非其中天道突破到混元无极大罗金仙,皓阳帝尊如何能突破混元大罗金仙?比如目前元始天王开辟的这方天地,元始大罗天其实相当于元始天王的道果,有半步大道圣人的特质。所以祂的生灵突破上限是混元大罗金仙巅峰,甚至可以勉强成就混元无极大罗金仙。“时空道友历经艰险,为我们带回这些珍贵情报,我替此方大道多谢时空道友。”听完时空道人讲出的情况,墨君夜起身,对着时空道人半躬身躯,以致谢意。“道友客气了,吾亦是此方大道众生之一,若大道有损,吾亦如无根之萍,此乃吾当为之事。”时空道人立刻起身,回敬一礼,然后慨然说道。“那我就不与时空道友客套了!”墨君夜回身坐下,然后环视一周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大敌是谁,那我们就要早做准备。那方大道我们对付不了,但那方大道的生灵我们却能灭杀。时空道友曾言,我们一旦到那边去,法力限制之下,等若废物。所以猎杀那边生灵的事,就只能在我们这边进行。诸位有何想法?”“啥想法?直接就堵在那洞口旁,出来一个我杀一个,你们守在一旁,免得那些怪物逃了就行。若是惹得祂发怒,你们记得搭救一下我。”战尊在一旁说道,也是他们之前的惯用手段。“不妥!”千眼妖君轻吐两个字,其他尊者纷纷安静下来,看着他,等候下文。“以前不知祂的本来面目,既然知道祂也是一方大道,我们又岂能眼睁睁看着祂吸走混沌之气,壮大祂自身的同时,削弱我们大道的力量!所以我们三十六位一起出动,让太初道君暂时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施展太初之道锁住周围的混沌之气。不过太初道君此次重回巅峰后,再度跌落回来,恐怕境界还会倒退,你需有这心理准备。”千眼妖君看着太初道君,冷静地说道。“反正没有证道希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巅峰和初期,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重回巅峰,再度体会一次那种自在逍遥的感觉。”太初道君显得十分平静,似乎即将发生的事与他无关一样。“那好,咱们即刻出发,先断了祂对大道的汲取再说!”千眼妖君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唉,要不是太初道友的大道刚好适合这次的战事,说不得这次我就主动请缨了。大道圣人的感觉,太久没有体会到了,也不知道生疏没有!”蛮神叹了一口气,当初他所在的道纪,蛮族霸绝混沌。他可是为了蛮族的地位,一路打成大道圣人的。可惜,最终他未能蜕变成大道,在大道崩毁的劫难中,徒然挣扎着陨落。“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时空魔神离证道大道圣人的日子也不远了,到时候有这么一尊活生生的大道圣人守护,咱们这道罡唤圣大阵留着也没什么用。”蛮神旁边的一位尊者与他闲聊起来。于他们这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而言,那洞口的位置并不算远。不过是几次挪移的时间,包括时空道人在内的三十六位护道尊者就已经重新回到了这洞口。“布阵!”墨君夜大喝一声,站在道罡唤圣大阵的阵点上,将自身的血之大道和杀戮大道逼出体外。血之大道一出,凡有形之躯,尽皆感到气血沸腾,似乎要破体而出,与那血之大道融为一体。而那杀戮大道同样可怕,似乎无论你怎么躲避,迎接你的最终结果就是被杀道毁灭。时空道人身躯一震,时空之道同样窜了出来,然后一股浩大幽远的无形气息笼罩,有容纳万道的趋势。“战!”战尊猛地大喝一声,铺天盖地的战意涌出,连时空道人都有影响,似乎想要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蛮神降临!”蛮神与其他尊者不同,他走的是信仰之道,然后又将信仰之道同化为他的蛮神之道。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灭杀无数种族,使得他所在道纪以蛮族为尊,蛮神以此成就大道圣人。他修炼了蛮神大道,也因此硬生生嵌入到大道之中,实现了以己道成大道的目的。随着三十六位尊者的大道不断汇聚,有四十余道大道开始纠缠互斗,谁也不愿让谁。时空道人特意多看了几眼,犹以千眼妖君为最。他没想到千眼妖君体内居然有三条大道窜出,居然是命运、真假、幻之大道。“诸位道友,以道相融,唤圣回归!”待最后一位尊者将大道逼出来,墨君夜立刻喊道。“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时空道人同样将时空之道压制住,然后将其与太初大道相融。太初道君的太初大道包容住这些大道后,陡然旋转起来,每旋转一次,气息就壮大一分。当它突破到某个临界值时,太初道君浑身一震,一股大道圣人的气息自此弥漫开来!“本尊回来了!”太初道君随意握了握手,混沌就已裂开,分化阴阳,生出无数泡影世界;或者形成一道道混沌风暴,在混沌中肆虐。“太初道友,速速封印那大道触角!你在这状态待得越久,你的修为损耗越大!”墨君夜看到太初道君似乎沉迷在找回力量的兴奋之中,连忙说道。“太初有道,道出虚无!”时空道人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看到太初大道涌动,将那洞口压缩的混沌灵液都化作了虚无。然后太初大道以那洞口为源头,不断扩散,最终形成一片虚无时空,与混沌隔绝开来。“大道相助?”太初道君明显知道自己操纵的太初大道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这触角压制,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大道借他之手,解决麻烦。“太初道友,多加一道封禁,从此这里就是太初绝域,禁止任何生灵接近,违者共伐之!”千眼妖君饶有深意地看了时空道人一眼后,对着太初道君说道。“封!”太初道君颔首,一道巨大的封印落到了这太初绝域之上。“够了,希望这虚无绝域能困住祂,否则只能等时空魔神成就大道圣人后,生生将其抹除了。”千眼妖君再度提及时空道人。“待吾证得大道圣人,自会来此解除祸患。”时空道人应承下来。“太初道君,还不散开,莫非你真不打算活了?”墨君夜有些担忧地看着处于大道圣人状态的太初道君。谁也不知道太初道君此时在想什么,是宁愿再度以辉煌落幕,还是依旧愿意回来当护道尊者。太初道君回过头来,冲着魔君夜无声地笑了笑。

“这方天地新生,时空道友既然为传道之祖,不妨在此住下吧。”元始天王对着时空道人劝说道。“天王好意,时空心领。不过传道仅是一场交易,报酬在吾手中,就不叨扰天王了。”时空道人去意已决,毕竟两者关系已经闹僵了,留下来徒增尴尬。“也罢,时空道友执意要走,我就不多挽留了。凭你的修为,在混沌中几乎遇不到什么危险,但凡事总有例外,你若有什么难处,到这方天地找我就行。还有,既然你并非此间大道生灵,最好不要尝试突破大道圣人。那遮天伞到底能不能瞒住大道,我也没把握。”元始天王没有强留,只是看到时空道人那随时可以突破的境界,又劝了一句。“天王放心,没有万全把握,吾不会尝试突破大道圣人。”时空道人几步踏出这方天地,然后撕裂时空,消失不见。“好不容易才结识的朋友,没想到就此生了隔阂。”元始天王叹了口气,把雪白小兽挪移到手中,从元始大罗天离开,准备好好看看自己亲手开辟的世界。九天之一的赤霞天正值傍晚,赤霞满苍穹,连太阳星透过云霞,洒下的都是赤色阳光。元始天王抱着沉睡的雪白小兽,突然现身在赤霞天。赤霞天有一种族,专以这赤霞为原料,再以秘法神通织就仙衣。这种仙衣处于半神通半法宝的状态,在九天之中颇受欢迎。元始天王现身之时,正好看到这种族的生灵不断穿梭在云层之中,用术法将赤霞熔炼成一缕缕丝线,晶莹剔透,红光闪耀,蔚然壮观。元始天王一步跨出,拦住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一位生灵问道:“我看你们这仙衣不错,不若予我一套如何?”“贵客见谅,我们的仙衣早已售卖完,这一批还得加紧赶制,才能完成与玉林天的交易。你若不急,可等些时日。否则只能与贵客说声抱歉,请你多加包涵了。”这生灵也不着恼,哪怕感觉不到元始天王的境界,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他们可是赤霞天当之无愧的统治者,不仅仅是因为赤霞仙衣只能由他们独产,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族中老祖神通与这漫天赤霞结合,足以灭掉任何大罗金仙。“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元始天王不是胡搅蛮缠之辈,他抱着雪白小兽重新落回地面,消失不见。“我乃空濛一族族长,今日得蒙时空道祖所赐道法,突破大罗金仙,特以祭品供之!礼叩元始天王,造化天地,功德无量。礼叩时空道祖,布道天下,惠及苍生。礼叩苍天大地,容存众生,无有灾劫。尚飨!”元始天王正在赤霞天游览时,突然听到一位大罗金仙的祭祀声。也不知道何时起,当初通天兽的祭祀之言成为这方天地的标准。不论是谁突破到大罗金仙,都要设置祭坛祭祀一番元始天王、时空道祖和天地。元始天王感觉到一股精纯的愿力从那大罗金仙处飘了过来,缠绕在他身边,似乎想钻进他的体内。愿力修行?元始天王屈指一弹,将这缕愿力弹进了雪白小兽体内。从九天依次向下走,元始天王发现这些生灵纷纷以族群为根,为不断壮大自己族群而努力。九天如此,十地如此,那数不尽的小世界依旧如此。“看来这些生灵受时空道友的影响不小啊!”元始天王若有所思。十地之一的东衍大陆,元始天王看着几个不断追逐嘻戏的年幼生灵时,突然伸手拉住其中一位。“你可知道是谁开的天?”“元始天王啊,你连这都不知道?”这幼小生灵看向元始天王的目光就像在看弱智,眼中带着一丝怜悯与同情。看到元始天王把这小家伙拉住问询,其他小家伙一起围了过来,还有一个速度奇快的小家伙趁机逃走,应该是回去求援了。“那元始天王是怎么开的天?”元始天王对小家伙的眼神无动于衷,也对那去通风报信的小家伙不感兴趣,只盯着这小家伙继续问道。“元始天王睡醒了,觉得混沌压在身上难受,所以随手一划就开天辟地了啊。”小家伙的回答让元始天王大笑起来,这答案让他忍俊不禁。“答得不错,这枚果实就算我奖励你的。”元始天王从身上掏出一枚果实,类似青杏,有脱胎换骨之效。看到元始天王把那枚果实交给了这小家伙,其他那些小家伙目光纷纷落到了这枚青杏之上,连咽下口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那我再问大家,传道的是谁?”元始天王又掏出了一枚青杏,然后晃了晃。“时空道祖!”小家伙们各自扯开嗓子回答,一时间乱哄哄地。“那时空道祖如何传道?”元始天王继续追问起来。“分化万千,以一己之力,开启众生道途……”这小家伙正在说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又多出一道身影。“天王,都迫在眉睫了,你还有心思闲聊?”时空道人的话一入元始天王的耳,立刻让他笑了起来。“刚刚察觉到时空细微波动,猜到是你回来了,出了什么事?”“那些怪物汇聚在一起,似乎想来冲击这方天地。吾来通知你一声,尽一尽朋友之谊。”时空道人将这消息一说,元始天王眉毛微皱,进而又舒展开来。“不妨事,它们若来,正好一网成擒。”元始天王对自身有强烈的自信,他可是大道圣人,而且非一般的大道圣人。别说那些怪物来攻这天地,就算不来,他为了这天地,下一步也准备将这些怪物梳理一遍。“你们继续去玩吧!”元始天王微笑着将一把青杏精准地分到每一个小家伙手中后,自原地消失不见。时空道人想了想,同样自原地消失。那些小家伙根本不知道他们手中的这枚青杏到底是什么,有心急地干脆直接一口咬下。谁知那青杏入口即化,这心急的小家伙突然感觉全身骨肉在粉碎,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原来那青杏乃是元始天王在一处小世界发现,察觉到它有脱胎换骨之效,所以顺手摘了些,尝尝味道。如今这心急的小家伙不知青杏的药力,落得生死不知的境地。5月13奇效!”时空道人还没说话,雷罚池元灵先感慨起来,居然在自夸!“时空道友历经艰险,为我们带回这些珍贵情报,我替此方大道多谢时空道友。”听完时空道人讲出的情况,墨君夜起身,对着时空道人半躬身躯,以致谢意。“道友客气了,吾亦是此方大道众生之一,若大道有损,吾亦如无根之萍,此乃吾当为之事。”时空道人立刻起身,回敬一礼,然后慨然说道。“那我就不与时空道友客套了!”墨君夜回身坐下,然后环视一周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大敌是谁,那我们就要早做准备。那方大道我们对付不了,但那方大道的生灵我们却能灭杀。时空道友曾言,我们一旦到那边去,法力限制之下,等若废物。所以猎杀那边生灵的事,就只能在我们这边进行。诸位有何想法?”“啥想法?直接就堵在那洞口旁,出来一个我杀一个,你们守在一旁,免得那些怪物逃了就行。若是惹得祂发怒,你们记得搭救一下我。”战尊在一旁说道,也是他们之前的惯用手段。“不妥!”千眼妖君轻吐两个字,其他尊者纷纷安静下来,看着他,等候下文。“以前不知祂的本来面目,既然知道祂也是一方大道,我们又岂能眼睁睁看着祂吸走混沌之气,壮大祂自身的同时,削弱我们大道的力量!所以我们三十六位一起出动,让太初道君暂时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施展太初之道锁住周围的混沌之气。不过太初道君此次重回巅峰后,再度跌落回来,恐怕境界还会倒退,你需有这心理准备。”千眼妖君看着太初道君,冷静地说道。“反正没有证道希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巅峰和初期,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重回巅峰,再度体会一次那种自在逍遥的感觉。”太初道君显得十分平静,似乎即将发生的事与他无关一样。“那好,咱们即刻出发,先断了祂对大道的汲取再说!”千眼妖君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唉,要不是太初道友的大道刚好适合这次的战事,说不得这次我就主动请缨了。大道圣人的感觉,太久没有体会到了,也不知道生疏没有!”蛮神叹了一口气,当初他所在的道纪,蛮族霸绝混沌。他可是为了蛮族的地位,一路打成大道圣人的。可惜,最终他未能蜕变成大道,在大道崩毁的劫难中,徒然挣扎着陨落。“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时空魔神离证道大道圣人的日子也不远了,到时候有这么一尊活生生的大道圣人守护,咱们这道罡唤圣大阵留着也没什么用。”蛮神旁边的一位尊者与他闲聊起来。于他们这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而言,那洞口的位置并不算远。不过是几次挪移的时间,包括时空道人在内的三十六位护道尊者就已经重新回到了这洞口。“布阵!”墨君夜大喝一声,站在道罡唤圣大阵的阵点上,将自身的血之大道和杀戮大道逼出体外。血之大道一出,凡有形之躯,尽皆感到气血沸腾,似乎要破体而出,与那血之大道融为一体。而那杀戮大道同样可怕,似乎无论你怎么躲避,迎接你的最终结果就是被杀道毁灭。时空道人身躯一震,时空之道同样窜了出来,然后一股浩大幽远的无形气息笼罩,有容纳万道的趋势。“战!”战尊猛地大喝一声,铺天盖地的战意涌出,连时空道人都有影响,似乎想要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蛮神降临!”蛮神与其他尊者不同,他走的是信仰之道,然后又将信仰之道同化为他的蛮神之道。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灭杀无数种族,使得他所在道纪以蛮族为尊,蛮神以此成就大道圣人。他修炼了蛮神大道,也因此硬生生嵌入到大道之中,实现了以己道成大道的目的。随着三十六位尊者的大道不断汇聚,有四十余道大道开始纠缠互斗,谁也不愿让谁。时空道人特意多看了几眼,犹以千眼妖君为最。他没想到千眼妖君体内居然有三条大道窜出,居然是命运、真假、幻之大道。“诸位道友,以道相融,唤圣回归!”待最后一位尊者将大道逼出来,墨君夜立刻喊道。“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时空道人同样将时空之道压制住,然后将其与太初大道相融。太初道君的太初大道包容住这些大道后,陡然旋转起来,每旋转一次,气息就壮大一分。当它突破到某个临界值时,太初道君浑身一震,一股大道圣人的气息自此弥漫开来!“本尊回来了!”太初道君随意握了握手,混沌就已裂开,分化阴阳,生出无数泡影世界;或者形成一道道混沌风暴,在混沌中肆虐。“太初道友,速速封印那大道触角!你在这状态待得越久,你的修为损耗越大!”墨君夜看到太初道君似乎沉迷在找回力量的兴奋之中,连忙说道。“太初有道,道出虚无!”时空道人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看到太初大道涌动,将那洞口压缩的混沌灵液都化作了虚无。然后太初大道以那洞口为源头,不断扩散,最终形成一片虚无时空,与混沌隔绝开来。“大道相助?”太初道君明显知道自己操纵的太初大道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这触角压制,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大道借他之手,解决麻烦。“太初道友,多加一道封禁,从此这里就是太初绝域,禁止任何生灵接近,违者共伐之!”千眼妖君饶有深意地看了时空道人一眼后,对着太初道君说道。“封!”太初道君颔首,一道巨大的封印落到了这太初绝域之上。“够了,希望这虚无绝域能困住祂,否则只能等时空魔神成就大道圣人后,生生将其抹除了。”千眼妖君再度提及时空道人。“待吾证得大道圣人,自会来此解除祸患。”时空道人应承下来。“太初道君,还不散开,莫非你真不打算活了?”墨君夜有些担忧地看着处于大道圣人状态的太初道君。谁也不知道太初道君此时在想什么,是宁愿再度以辉煌落幕,还是依旧愿意回来当护道尊者。太初道君回过头来,冲着魔君夜无声地笑了笑。有关彩票的书十二元辰中,其他几位凝重地点点头,然后不计自己的消耗,疯狂地催动法力。其中卯兔与亥猪最为卖力,毕竟当初若非辰龙执意替他们报仇。在立时辰的时候,又不忘把当时没有灵智的他们带上,现在他们不是被镇压,就是被打杀。之后又是辰龙率先将获得的天地功德加在他们身上,才让他们在天地功德的护佑下,逐渐恢复了灵智。否则凶兽想要开灵智,看看当初神逆以启灵神通,燃烧族运,才能让凶兽中诞生少数含有灵智的生灵。他们不计后果地输出法力,让十二元辰大阵威力猛增!阵内玄光流转,十二时辰之力运转,阴阳五行尽皆囊括其中。日夜交替,冥冥中自有一股玄机。玄机运转,可生万物,可灭万物!此时辰龙主阵,将心中的滔天恨意都化作了杀意,与阵中那道玄机结合在一起,爆发出远超大罗的攻击!“不好,快躲!”阵中被

有关彩票的书“这方天地新生,时空道友既然为传道之祖,不妨在此住下吧。”元始天王对着时空道人劝说道。“天王好意,时空心领。不过传道仅是一场交易,报酬在吾手中,就不叨扰天王了。”时空道人去意已决,毕竟两者关系已经闹僵了,留下来徒增尴尬。“也罢,时空道友执意要走,我就不多挽留了。凭你的修为,在混沌中几乎遇不到什么危险,但凡事总有例外,你若有什么难处,到这方天地找我就行。还有,既然你并非此间大道生灵,最好不要尝试突破大道圣人。那遮天伞到底能不能瞒住大道,我也没把握。”元始天王没有强留,只是看到时空道人那随时可以突破的境界,又劝了一句。“天王放心,没有万全把握,吾不会尝试突破大道圣人。”时空道人几步踏出这方天地,然后撕裂时空,消失不见。“好不容易才结识的朋友,没想到就此生了隔阂。”元始天王叹了口气,把雪白小兽挪移到手中,从元始大罗天离开,准备好好看看自己亲手开辟的世界。九天之一的赤霞天正值傍晚,赤霞满苍穹,连太阳星透过云霞,洒下的都是赤色阳光。元始天王抱着沉睡的雪白小兽,突然现身在赤霞天。赤霞天有一种族,专以这赤霞为原料,再以秘法神通织就仙衣。这种仙衣处于半神通半法宝的状态,在九天之中颇受欢迎。元始天王现身之时,正好看到这种族的生灵不断穿梭在云层之中,用术法将赤霞熔炼成一缕缕丝线,晶莹剔透,红光闪耀,蔚然壮观。元始天王一步跨出,拦住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一位生灵问道:“我看你们这仙衣不错,不若予我一套如何?”“贵客见谅,我们的仙衣早已售卖完,这一批还得加紧赶制,才能完成与玉林天的交易。你若不急,可等些时日。否则只能与贵客说声抱歉,请你多加包涵了。”这生灵也不着恼,哪怕感觉不到元始天王的境界,依然不卑不亢地说道。他们可是赤霞天当之无愧的统治者,不仅仅是因为赤霞仙衣只能由他们独产,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族中老祖神通与这漫天赤霞结合,足以灭掉任何大罗金仙。“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元始天王不是胡搅蛮缠之辈,他抱着雪白小兽重新落回地面,消失不见。“我乃空濛一族族长,今日得蒙时空道祖所赐道法,突破大罗金仙,特以祭品供之!礼叩元始天王,造化天地,功德无量。礼叩时空道祖,布道天下,惠及苍生。礼叩苍天大地,容存众生,无有灾劫。尚飨!”元始天王正在赤霞天游览时,突然听到一位大罗金仙的祭祀声。也不知道何时起,当初通天兽的祭祀之言成为这方天地的标准。不论是谁突破到大罗金仙,都要设置祭坛祭祀一番元始天王、时空道祖和天地。元始天王感觉到一股精纯的愿力从那大罗金仙处飘了过来,缠绕在他身边,似乎想钻进他的体内。愿力修行?元始天王屈指一弹,将这缕愿力弹进了雪白小兽体内。从九天依次向下走,元始天王发现这些生灵纷纷以族群为根,为不断壮大自己族群而努力。九天如此,十地如此,那数不尽的小世界依旧如此。“看来这些生灵受时空道友的影响不小啊!”元始天王若有所思。十地之一的东衍大陆,元始天王看着几个不断追逐嘻戏的年幼生灵时,突然伸手拉住其中一位。“你可知道是谁开的天?”“元始天王啊,你连这都不知道?”这幼小生灵看向元始天王的目光就像在看弱智,眼中带着一丝怜悯与同情。看到元始天王把这小家伙拉住问询,其他小家伙一起围了过来,还有一个速度奇快的小家伙趁机逃走,应该是回去求援了。“那元始天王是怎么开的天?”元始天王对小家伙的眼神无动于衷,也对那去通风报信的小家伙不感兴趣,只盯着这小家伙继续问道。“元始天王睡醒了,觉得混沌压在身上难受,所以随手一划就开天辟地了啊。”小家伙的回答让元始天王大笑起来,这答案让他忍俊不禁。“答得不错,这枚果实就算我奖励你的。”元始天王从身上掏出一枚果实,类似青杏,有脱胎换骨之效。看到元始天王把那枚果实交给了这小家伙,其他那些小家伙目光纷纷落到了这枚青杏之上,连咽下口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那我再问大家,传道的是谁?”元始天王又掏出了一枚青杏,然后晃了晃。“时空道祖!”小家伙们各自扯开嗓子回答,一时间乱哄哄地。“那时空道祖如何传道?”元始天王继续追问起来。“分化万千,以一己之力,开启众生道途……”这小家伙正在说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又多出一道身影。“天王,都迫在眉睫了,你还有心思闲聊?”时空道人的话一入元始天王的耳,立刻让他笑了起来。“刚刚察觉到时空细微波动,猜到是你回来了,出了什么事?”“那些怪物汇聚在一起,似乎想来冲击这方天地。吾来通知你一声,尽一尽朋友之谊。”时空道人将这消息一说,元始天王眉毛微皱,进而又舒展开来。“不妨事,它们若来,正好一网成擒。”元始天王对自身有强烈的自信,他可是大道圣人,而且非一般的大道圣人。别说那些怪物来攻这天地,就算不来,他为了这天地,下一步也准备将这些怪物梳理一遍。“你们继续去玩吧!”元始天王微笑着将一把青杏精准地分到每一个小家伙手中后,自原地消失不见。时空道人想了想,同样自原地消失。那些小家伙根本不知道他们手中的这枚青杏到底是什么,有心急地干脆直接一口咬下。谁知那青杏入口即化,这心急的小家伙突然感觉全身骨肉在粉碎,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原来那青杏乃是元始天王在一处小世界发现,察觉到它有脱胎换骨之效,所以顺手摘了些,尝尝味道。如今这心急的小家伙不知青杏的药力,落得生死不知的境地。“时空道友历经艰险,为我们带回这些珍贵情报,我替此方大道多谢时空道友。”听完时空道人讲出的情况,墨君夜起身,对着时空道人半躬身躯,以致谢意。“道友客气了,吾亦是此方大道众生之一,若大道有损,吾亦如无根之萍,此乃吾当为之事。”时空道人立刻起身,回敬一礼,然后慨然说道。“那我就不与时空道友客套了!”墨君夜回身坐下,然后环视一周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大敌是谁,那我们就要早做准备。那方大道我们对付不了,但那方大道的生灵我们却能灭杀。时空道友曾言,我们一旦到那边去,法力限制之下,等若废物。所以猎杀那边生灵的事,就只能在我们这边进行。诸位有何想法?”“啥想法?直接就堵在那洞口旁,出来一个我杀一个,你们守在一旁,免得那些怪物逃了就行。若是惹得祂发怒,你们记得搭救一下我。”战尊在一旁说道,也是他们之前的惯用手段。“不妥!”千眼妖君轻吐两个字,其他尊者纷纷安静下来,看着他,等候下文。“以前不知祂的本来面目,既然知道祂也是一方大道,我们又岂能眼睁睁看着祂吸走混沌之气,壮大祂自身的同时,削弱我们大道的力量!所以我们三十六位一起出动,让太初道君暂时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施展太初之道锁住周围的混沌之气。不过太初道君此次重回巅峰后,再度跌落回来,恐怕境界还会倒退,你需有这心理准备。”千眼妖君看着太初道君,冷静地说道。“反正没有证道希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巅峰和初期,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重回巅峰,再度体会一次那种自在逍遥的感觉。”太初道君显得十分平静,似乎即将发生的事与他无关一样。“那好,咱们即刻出发,先断了祂对大道的汲取再说!”千眼妖君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唉,要不是太初道友的大道刚好适合这次的战事,说不得这次我就主动请缨了。大道圣人的感觉,太久没有体会到了,也不知道生疏没有!”蛮神叹了一口气,当初他所在的道纪,蛮族霸绝混沌。他可是为了蛮族的地位,一路打成大道圣人的。可惜,最终他未能蜕变成大道,在大道崩毁的劫难中,徒然挣扎着陨落。“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时空魔神离证道大道圣人的日子也不远了,到时候有这么一尊活生生的大道圣人守护,咱们这道罡唤圣大阵留着也没什么用。”蛮神旁边的一位尊者与他闲聊起来。于他们这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而言,那洞口的位置并不算远。不过是几次挪移的时间,包括时空道人在内的三十六位护道尊者就已经重新回到了这洞口。“布阵!”墨君夜大喝一声,站在道罡唤圣大阵的阵点上,将自身的血之大道和杀戮大道逼出体外。血之大道一出,凡有形之躯,尽皆感到气血沸腾,似乎要破体而出,与那血之大道融为一体。而那杀戮大道同样可怕,似乎无论你怎么躲避,迎接你的最终结果就是被杀道毁灭。时空道人身躯一震,时空之道同样窜了出来,然后一股浩大幽远的无形气息笼罩,有容纳万道的趋势。“战!”战尊猛地大喝一声,铺天盖地的战意涌出,连时空道人都有影响,似乎想要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蛮神降临!”蛮神与其他尊者不同,他走的是信仰之道,然后又将信仰之道同化为他的蛮神之道。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灭杀无数种族,使得他所在道纪以蛮族为尊,蛮神以此成就大道圣人。他修炼了蛮神大道,也因此硬生生嵌入到大道之中,实现了以己道成大道的目的。随着三十六位尊者的大道不断汇聚,有四十余道大道开始纠缠互斗,谁也不愿让谁。时空道人特意多看了几眼,犹以千眼妖君为最。他没想到千眼妖君体内居然有三条大道窜出,居然是命运、真假、幻之大道。“诸位道友,以道相融,唤圣回归!”待最后一位尊者将大道逼出来,墨君夜立刻喊道。“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时空道人同样将时空之道压制住,然后将其与太初大道相融。太初道君的太初大道包容住这些大道后,陡然旋转起来,每旋转一次,气息就壮大一分。当它突破到某个临界值时,太初道君浑身一震,一股大道圣人的气息自此弥漫开来!“本尊回来了!”太初道君随意握了握手,混沌就已裂开,分化阴阳,生出无数泡影世界;或者形成一道道混沌风暴,在混沌中肆虐。“太初道友,速速封印那大道触角!你在这状态待得越久,你的修为损耗越大!”墨君夜看到太初道君似乎沉迷在找回力量的兴奋之中,连忙说道。“太初有道,道出虚无!”时空道人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看到太初大道涌动,将那洞口压缩的混沌灵液都化作了虚无。然后太初大道以那洞口为源头,不断扩散,最终形成一片虚无时空,与混沌隔绝开来。“大道相助?”太初道君明显知道自己操纵的太初大道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这触角压制,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大道借他之手,解决麻烦。“太初道友,多加一道封禁,从此这里就是太初绝域,禁止任何生灵接近,违者共伐之!”千眼妖君饶有深意地看了时空道人一眼后,对着太初道君说道。“封!”太初道君颔首,一道巨大的封印落到了这太初绝域之上。“够了,希望这虚无绝域能困住祂,否则只能等时空魔神成就大道圣人后,生生将其抹除了。”千眼妖君再度提及时空道人。“待吾证得大道圣人,自会来此解除祸患。”时空道人应承下来。“太初道君,还不散开,莫非你真不打算活了?”墨君夜有些担忧地看着处于大道圣人状态的太初道君。谁也不知道太初道君此时在想什么,是宁愿再度以辉煌落幕,还是依旧愿意回来当护道尊者。太初道君回过头来,冲着魔君夜无声地笑了笑。“时空道友历经艰险,为我们带回这些珍贵情报,我替此方大道多谢时空道友。”听完时空道人讲出的情况,墨君夜起身,对着时空道人半躬身躯,以致谢意。“道友客气了,吾亦是此方大道众生之一,若大道有损,吾亦如无根之萍,此乃吾当为之事。”时空道人立刻起身,回敬一礼,然后慨然说道。“那我就不与时空道友客套了!”墨君夜回身坐下,然后环视一周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大敌是谁,那我们就要早做准备。那方大道我们对付不了,但那方大道的生灵我们却能灭杀。时空道友曾言,我们一旦到那边去,法力限制之下,等若废物。所以猎杀那边生灵的事,就只能在我们这边进行。诸位有何想法?”“啥想法?直接就堵在那洞口旁,出来一个我杀一个,你们守在一旁,免得那些怪物逃了就行。若是惹得祂发怒,你们记得搭救一下我。”战尊在一旁说道,也是他们之前的惯用手段。“不妥!”千眼妖君轻吐两个字,其他尊者纷纷安静下来,看着他,等候下文。“以前不知祂的本来面目,既然知道祂也是一方大道,我们又岂能眼睁睁看着祂吸走混沌之气,壮大祂自身的同时,削弱我们大道的力量!所以我们三十六位一起出动,让太初道君暂时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施展太初之道锁住周围的混沌之气。不过太初道君此次重回巅峰后,再度跌落回来,恐怕境界还会倒退,你需有这心理准备。”千眼妖君看着太初道君,冷静地说道。“反正没有证道希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巅峰和初期,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重回巅峰,再度体会一次那种自在逍遥的感觉。”太初道君显得十分平静,似乎即将发生的事与他无关一样。“那好,咱们即刻出发,先断了祂对大道的汲取再说!”千眼妖君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唉,要不是太初道友的大道刚好适合这次的战事,说不得这次我就主动请缨了。大道圣人的感觉,太久没有体会到了,也不知道生疏没有!”蛮神叹了一口气,当初他所在的道纪,蛮族霸绝混沌。他可是为了蛮族的地位,一路打成大道圣人的。可惜,最终他未能蜕变成大道,在大道崩毁的劫难中,徒然挣扎着陨落。“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时空魔神离证道大道圣人的日子也不远了,到时候有这么一尊活生生的大道圣人守护,咱们这道罡唤圣大阵留着也没什么用。”蛮神旁边的一位尊者与他闲聊起来。于他们这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而言,那洞口的位置并不算远。不过是几次挪移的时间,包括时空道人在内的三十六位护道尊者就已经重新回到了这洞口。“布阵!”墨君夜大喝一声,站在道罡唤圣大阵的阵点上,将自身的血之大道和杀戮大道逼出体外。血之大道一出,凡有形之躯,尽皆感到气血沸腾,似乎要破体而出,与那血之大道融为一体。而那杀戮大道同样可怕,似乎无论你怎么躲避,迎接你的最终结果就是被杀道毁灭。时空道人身躯一震,时空之道同样窜了出来,然后一股浩大幽远的无形气息笼罩,有容纳万道的趋势。“战!”战尊猛地大喝一声,铺天盖地的战意涌出,连时空道人都有影响,似乎想要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蛮神降临!”蛮神与其他尊者不同,他走的是信仰之道,然后又将信仰之道同化为他的蛮神之道。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灭杀无数种族,使得他所在道纪以蛮族为尊,蛮神以此成就大道圣人。他修炼了蛮神大道,也因此硬生生嵌入到大道之中,实现了以己道成大道的目的。随着三十六位尊者的大道不断汇聚,有四十余道大道开始纠缠互斗,谁也不愿让谁。时空道人特意多看了几眼,犹以千眼妖君为最。他没想到千眼妖君体内居然有三条大道窜出,居然是命运、真假、幻之大道。“诸位道友,以道相融,唤圣回归!”待最后一位尊者将大道逼出来,墨君夜立刻喊道。“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时空道人同样将时空之道压制住,然后将其与太初大道相融。太初道君的太初大道包容住这些大道后,陡然旋转起来,每旋转一次,气息就壮大一分。当它突破到某个临界值时,太初道君浑身一震,一股大道圣人的气息自此弥漫开来!“本尊回来了!”太初道君随意握了握手,混沌就已裂开,分化阴阳,生出无数泡影世界;或者形成一道道混沌风暴,在混沌中肆虐。“太初道友,速速封印那大道触角!你在这状态待得越久,你的修为损耗越大!”墨君夜看到太初道君似乎沉迷在找回力量的兴奋之中,连忙说道。“太初有道,道出虚无!”时空道人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看到太初大道涌动,将那洞口压缩的混沌灵液都化作了虚无。然后太初大道以那洞口为源头,不断扩散,最终形成一片虚无时空,与混沌隔绝开来。“大道相助?”太初道君明显知道自己操纵的太初大道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这触角压制,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大道借他之手,解决麻烦。“太初道友,多加一道封禁,从此这里就是太初绝域,禁止任何生灵接近,违者共伐之!”千眼妖君饶有深意地看了时空道人一眼后,对着太初道君说道。“封!”太初道君颔首,一道巨大的封印落到了这太初绝域之上。“够了,希望这虚无绝域能困住祂,否则只能等时空魔神成就大道圣人后,生生将其抹除了。”千眼妖君再度提及时空道人。“待吾证得大道圣人,自会来此解除祸患。”时空道人应承下来。“太初道君,还不散开,莫非你真不打算活了?”墨君夜有些担忧地看着处于大道圣人状态的太初道君。谁也不知道太初道君此时在想什么,是宁愿再度以辉煌落幕,还是依旧愿意回来当护道尊者。太初道君回过头来,冲着魔君夜无声地笑了笑。

“时空道友历经艰险,为我们带回这些珍贵情报,我替此方大道多谢时空道友。”听完时空道人讲出的情况,墨君夜起身,对着时空道人半躬身躯,以致谢意。“道友客气了,吾亦是此方大道众生之一,若大道有损,吾亦如无根之萍,此乃吾当为之事。”时空道人立刻起身,回敬一礼,然后慨然说道。“那我就不与时空道友客套了!”墨君夜回身坐下,然后环视一周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既然已经知道大敌是谁,那我们就要早做准备。那方大道我们对付不了,但那方大道的生灵我们却能灭杀。时空道友曾言,我们一旦到那边去,法力限制之下,等若废物。所以猎杀那边生灵的事,就只能在我们这边进行。诸位有何想法?”“啥想法?直接就堵在那洞口旁,出来一个我杀一个,你们守在一旁,免得那些怪物逃了就行。若是惹得祂发怒,你们记得搭救一下我。”战尊在一旁说道,也是他们之前的惯用手段。“不妥!”千眼妖君轻吐两个字,其他尊者纷纷安静下来,看着他,等候下文。“以前不知祂的本来面目,既然知道祂也是一方大道,我们又岂能眼睁睁看着祂吸走混沌之气,壮大祂自身的同时,削弱我们大道的力量!所以我们三十六位一起出动,让太初道君暂时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施展太初之道锁住周围的混沌之气。不过太初道君此次重回巅峰后,再度跌落回来,恐怕境界还会倒退,你需有这心理准备。”千眼妖君看着太初道君,冷静地说道。“反正没有证道希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巅峰和初期,又有什么区别?倒不如重回巅峰,再度体会一次那种自在逍遥的感觉。”太初道君显得十分平静,似乎即将发生的事与他无关一样。“那好,咱们即刻出发,先断了祂对大道的汲取再说!”千眼妖君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说道。“唉,要不是太初道友的大道刚好适合这次的战事,说不得这次我就主动请缨了。大道圣人的感觉,太久没有体会到了,也不知道生疏没有!”蛮神叹了一口气,当初他所在的道纪,蛮族霸绝混沌。他可是为了蛮族的地位,一路打成大道圣人的。可惜,最终他未能蜕变成大道,在大道崩毁的劫难中,徒然挣扎着陨落。“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时空魔神离证道大道圣人的日子也不远了,到时候有这么一尊活生生的大道圣人守护,咱们这道罡唤圣大阵留着也没什么用。”蛮神旁边的一位尊者与他闲聊起来。于他们这些混元无极大罗金仙而言,那洞口的位置并不算远。不过是几次挪移的时间,包括时空道人在内的三十六位护道尊者就已经重新回到了这洞口。“布阵!”墨君夜大喝一声,站在道罡唤圣大阵的阵点上,将自身的血之大道和杀戮大道逼出体外。血之大道一出,凡有形之躯,尽皆感到气血沸腾,似乎要破体而出,与那血之大道融为一体。而那杀戮大道同样可怕,似乎无论你怎么躲避,迎接你的最终结果就是被杀道毁灭。时空道人身躯一震,时空之道同样窜了出来,然后一股浩大幽远的无形气息笼罩,有容纳万道的趋势。“战!”战尊猛地大喝一声,铺天盖地的战意涌出,连时空道人都有影响,似乎想要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蛮神降临!”蛮神与其他尊者不同,他走的是信仰之道,然后又将信仰之道同化为他的蛮神之道。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灭杀无数种族,使得他所在道纪以蛮族为尊,蛮神以此成就大道圣人。他修炼了蛮神大道,也因此硬生生嵌入到大道之中,实现了以己道成大道的目的。随着三十六位尊者的大道不断汇聚,有四十余道大道开始纠缠互斗,谁也不愿让谁。时空道人特意多看了几眼,犹以千眼妖君为最。他没想到千眼妖君体内居然有三条大道窜出,居然是命运、真假、幻之大道。“诸位道友,以道相融,唤圣回归!”待最后一位尊者将大道逼出来,墨君夜立刻喊道。“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以道相融,唤圣回归!”……时空道人同样将时空之道压制住,然后将其与太初大道相融。太初道君的太初大道包容住这些大道后,陡然旋转起来,每旋转一次,气息就壮大一分。当它突破到某个临界值时,太初道君浑身一震,一股大道圣人的气息自此弥漫开来!“本尊回来了!”太初道君随意握了握手,混沌就已裂开,分化阴阳,生出无数泡影世界;或者形成一道道混沌风暴,在混沌中肆虐。“太初道友,速速封印那大道触角!你在这状态待得越久,你的修为损耗越大!”墨君夜看到太初道君似乎沉迷在找回力量的兴奋之中,连忙说道。“太初有道,道出虚无!”时空道人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看到太初大道涌动,将那洞口压缩的混沌灵液都化作了虚无。然后太初大道以那洞口为源头,不断扩散,最终形成一片虚无时空,与混沌隔绝开来。“大道相助?”太初道君明显知道自己操纵的太初大道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这触角压制,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大道借他之手,解决麻烦。“太初道友,多加一道封禁,从此这里就是太初绝域,禁止任何生灵接近,违者共伐之!”千眼妖君饶有深意地看了时空道人一眼后,对着太初道君说道。“封!”太初道君颔首,一道巨大的封印落到了这太初绝域之上。“够了,希望这虚无绝域能困住祂,否则只能等时空魔神成就大道圣人后,生生将其抹除了。”千眼妖君再度提及时空道人。“待吾证得大道圣人,自会来此解除祸患。”时空道人应承下来。“太初道君,还不散开,莫非你真不打算活了?”墨君夜有些担忧地看着处于大道圣人状态的太初道君。谁也不知道太初道君此时在想什么,是宁愿再度以辉煌落幕,还是依旧愿意回来当护道尊者。太初道君回过头来,冲着魔君夜无声地笑了笑。奇效!”时空道人还没说话,雷罚池元灵先感慨起来,居然在自夸!十二元辰中,其他几位凝重地点点头,然后不计自己的消耗,疯狂地催动法力。其中卯兔与亥猪最为卖力,毕竟当初若非辰龙执意替他们报仇。在立时辰的时候,又不忘把当时没有灵智的他们带上,现在他们不是被镇压,就是被打杀。之后又是辰龙率先将获得的天地功德加在他们身上,才让他们在天地功德的护佑下,逐渐恢复了灵智。否则凶兽想要开灵智,看看当初神逆以启灵神通,燃烧族运,才能让凶兽中诞生少数含有灵智的生灵。他们不计后果地输出法力,让十二元辰大阵威力猛增!阵内玄光流转,十二时辰之力运转,阴阳五行尽皆囊括其中。日夜交替,冥冥中自有一股玄机。玄机运转,可生万物,可灭万物!此时辰龙主阵,将心中的滔天恨意都化作了杀意,与阵中那道玄机结合在一起,爆发出远超大罗的攻击!“不好,快躲!”阵中被有关彩票的书




()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